一个宇智波迷妹,期待病友

© 木提 | Powered by LOFTER

【地摊文学】霸道少爷双面恶友 完

嚎嚎看,即使作为地摊文学也比知音好看一亿倍啊啊啊啊,码码码!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都是套路,感觉没什么好看的,既然你们要看…


做个合集方便大家看吧~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地摊文学NG合集】(这个还没有,等等吧)




================










天长地久不如曾经拥有,是什么鬼话。




不能天长地久的爱情都是毒,在身体里每天煎熬着,煎熬着,要不抵抗力够强慢慢排出毒素,要是毒性太强,不知道哪天就毒发身亡了。




旗木卡卡西知道自己这个毒持续得太久太深估计只能等死,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所谓的作茧自缚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他这样的,一切都是自讨苦吃,曾经拥有,不如从未拥有。




那天和带土约好了要等他生日之后再彻底结束一切,接下来的一周卡卡西过得行尸走肉,他终于打开了关闭很多天的楼顶电梯到楼下开始工作,却总是在下班坐电梯的途中遇到带土。




带土大少爷出现在旗木财阀大楼里倒不算奇怪,因为卡卡西的生日会都在旗木财阀五十楼的大礼堂里办,他要筹划布置自然要经常来这里,实际上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带土也都是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在旗木财阀大楼里进进出出,只是今年的卡卡西每次一看到他,想到两人之前种种又想到以后无法继续,在那小小的电梯间上下楼梯的一两分钟里就仿佛缺氧一般难以忍受。




他刺手的黑短发,温柔的注视,接吻很舒服的两片薄唇,西装衬衫下好看的锁骨,还有顺着往下的更多更多,仿佛只要紧紧抱住就能重新拥有这一切,可他能做的只是对着带土礼貌的打招呼,客套的问他进度怎么样了。




如果没有切实感受过这一切,用斯坎儿的身体感受过带土的执着,他的热情,他的专注,他的强势,他充满感情的拥抱——这些只会给他曾经的恋人们展示过的东西——没有感受过的话,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痛苦万分。




他其实一直以为自己从小经历过那么多,比同龄人,甚至比他大很多岁的人都要成熟,可是那个人、带土,明明就只比他大上那么一丁点,内心也幼稚得不得了,却每次都要在他面前摆年长者的架子,总是要站出来保护他为他出头,想尽办法让他开心,还总是喜欢摸他的脑袋,像安抚小朋友一样。




无论哪一边都不想失去,可还是,失去了。




“9月15号晚上7点,记得啦,主角!”带土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电梯,卡卡西微笑着与他挥手再见。




带土确实像他答应的那样做到了“让卡卡西继续保持卡卡西那个角色”,他就像面对一个一般朋友一样礼貌客气,仿佛别墅里的日日夜夜,宇智波家长辈面前紧扣的十指,旋转餐厅里的相互质疑,花园顶上隔着玻璃的告白从未发生过。




卡卡西非常、非常的感激他。




宴会的名单带土交给卡卡西审过,除了两人都很熟悉的那些朋友之外,宇智波家的人几乎全部邀请了,不知道带土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带土的所有要求卡卡西几乎不太过问就随他去了,他只抱着“赶快解脱”的心情等那一天赶紧过完。




等卡卡西一觉醒来看着床头柜上的日历已经翻到了9月15日,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有新的短信,直接显示在锁屏画面里,是带土发过来的短信。




实际上那天之后,带土偶尔也会给他发短信,绝口不提黑历史,就只是很正常的问一问生日宴会上有什么要求,有哪些客人想要宴请,想要什么风格的装饰之类的问题,卡卡西也都很正常的回答了,而今天收到的短信也是这个风格,短信里只有一句话。




[晚上七点,记得啊!]




这每天都要唠叨一次的多余担心让卡卡西觉得有点好笑,难道他还会不记得吗?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安排,旗木财阀的社长卡卡西换上礼服来到五十楼,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七点了,卡卡西站在礼堂门口很好奇里面是怎样的,按照惯例生日会的一切安排都不能告诉卡卡西本人,所谓的“惊喜”,带土点子很多,有时候很创意有时候很套路,推开门前都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卡卡西推开了礼堂的门。




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里面站着很多人,打算等他进来之后开灯,礼堂里至少能感觉到很多人的气息。




可是没有,卡卡西站在黑暗中能感受到礼堂里的空旷和安静,他有一种迟到或早到的感觉,还是说带土根本没为他准备宴会?如果是那个总是出乎意料的家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正在他短暂不知所措的时刻,手机响了。




他有两台手机,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角色,尽管现在已经没什么意义卡卡西还是随时把它们都带在身上,仿佛只要漏带了一个就会错过重要的东西。




响的手机不是卡卡西那台,是斯坎儿的那台。




卡卡西的手机属于卡卡西,斯坎儿的手机属于带土——那个手机只有唯一一个联系人。




他举起手机接通了带土打过来的电话。




“带土?”卡卡西问“我在礼堂里了,你在哪里?”




手机那边清了清嗓子“那什么,我这是在给我对象打电话,麻烦旗木少爷请他出来一下好吗?”




“……”不知道带土到底又在搞什么花样,卡卡西轻声叹息,对着手机改变了语调“带土先生,我在这里。”




“好久不见了…好想你。”带土用温柔的声调对他说“我爱你。”




明明是对方说过千百次的同样一句话,在这个时候听到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事到如今这句话有什么意义,能当真吗?




“我也是,带土先生,我爱你。”




“其实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要跟你说说旗木先生的事情,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吗?我是怎么看的。”




带土对恋人和对朋友说话的时候语气是不一样的,他对恋人说话的时候语速总是很慢,语调不高,音量也不大,每一句听上去都像是枕边的耳语。




“你问我是不是喜欢旗木少爷。”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其实真的不能说是喜欢。”




带土犹犹豫豫绕了一大圈就是想对他说这句话吗?卡卡西忍不住笑了出来,理所当然的结果啊,悲伤得都快要成笑话了。




“没什么好笑的。”带土严肃的说“因为他在我心目中和这个位置对不上号啊。就像拼拼图,一个三角形旁边不可能拼上一块圆形吧?[喜欢]对我来说大概是身边的一块小三角形的位置,旗木少爷,是好大一个圆形啊,他不在我的拼图上,而在另一块更大更好看很厉害的拼图上,这么说能理解吗?”




“因为我是三角形旗木少爷是圆形,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身边应该是一块三角形,而他的身边也应该是弧形的。”带土顿了顿“说得再明白点就是,我配不上他啊。”




“…应该是他配不上你才对吧?”




“不是的。”带土吸了一口气说道“我配不上他,旗木少爷从小就是天才无论干什么都很优秀,他受到过那么多挫折从来没说过要放弃,怎样的打击都能重新振作起来,把那么一个衰败的家族经营到现在这个程度,根本不是我这样从小养尊处优的废物能比的。”




“带土…”卡卡西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听着电话那头带土继续说道“我非常非常尊敬旗木少爷,他是我生命之中最特殊的一个存在了。特殊得我根本不敢想让他来喜欢我,而且他也不可能喜欢我啊,他一定会喜欢上更好的人,因为他比我好太多了不是吗?我这个人简直糟糕透顶,仗着家里的势力呼风唤雨,人生几乎没经历过几次挫折,私生活也没什么节操,注定这辈子烂死在泥里了。”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啊。”带土的声音听起来颤抖得有些哭腔了“你说是吗?”




“我喜欢的应该是你,虽然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就以为你是个赌场的发牌员。可是你喜欢我,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很喜欢我。”带土说“我不想去想我在卡卡西眼里到底堕落成什么样了,只想找个喜欢我的人,深爱我的人和他一辈子在一起,你就是我身边最合适的那块三角形啊。”




“我爱你,爱你,想跟你永远在一起,找个什么鬼地方就这样像废物一样的过一辈子吧,堕落到看不见的深渊里,即使被旗木少爷认为是废物,至少也能握住自己的幸福不是吗?”电话那边的带土顿了顿“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我很尊敬的那个人,觉得配不上的那个人会这样到我身边来陪我一起堕落啊。我有时候会想,要是没有发生这么多事旗木少爷向我告白我会不会接受。”




“我想会我拒绝。那太滑稽了连自己也没办法接受…会心里想着那家伙是不是打算把十几二十年前的陈年旧事拿出来说报恩的,他肯定一边说想要跟我在一起,一边心里嘲笑我吧。”带土哼笑了一声“但……现在不一样了。”




“呐斯坎儿,拜托你一件事好吗?我有一句话想让你转达给他。”




卡卡西举着电话,感觉到带土的声音从两个方向传来,一个是话筒里一个朝着自己慢慢的走过来,两边的声音逐渐重叠,让卡卡西的心跳得很快。




“其实旗木卡卡西以前的那个角色破坏掉也没关系,会有更好的,更适合他的角色在等着。宇智波带土深爱的人,相守一生的人——怎么样?”




带土走到卡卡西面前,他一只手举着电话,另一只手抬起卡卡西的左手,慢慢褪下他的手套,把戴着戒指的左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传达到了吗?”




“……传达到了。”卡卡西看着眼前的人,挂掉了电话。




“那,答复呢?”带土也切掉了电话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




“没别的可以选?”卡卡西问。




“要命啦,旗木少爷要对旗木少奶奶始乱终弃了!”带土很委屈的说。




“行了别闹了,我快站不稳了。”卡卡西靠在了带土肩膀上,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抖“稍等一会…就一会。”




“嗯,我等你,多久都行。”带土顺势搂住心爱的人。




等了好一会怀里这身体才恢复了一些,卡卡西问“生日会是不办了?”




“当然办,八点开始,还要一会儿呢。”带土说。




“你不会打算在生日会上……”卡卡西有不好的预感“别这么套路行吗?我尴尬症要犯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套路。”带土把卡卡西的脑袋按在胸口上揉了揉一头白毛“但是我特别恶俗,最喜欢被套路了。所以这回你套路我算了,我就不套路你了。”




“什么……”卡卡西想了想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感到十分不妙。




“你看我都给你戴过一次戒指了,礼尚往来总知道吧。”带土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放到卡卡西的手心里“拜托你了旗木少爷,我会很期待的,你·的·求·婚。”




“…………”




“那个答复,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




“不行。”




卡卡西看着面前的带土少爷头疼得不行,这家伙还真打算搞个大新闻是吧,到底要让他多难堪啊?




“好了,现在可以让主角看一看属于你的礼堂了。”带土打了个响指,大堂的灯亮了起来,卡卡西看着大厅的样子觉得眼睛被晃得快要瞎了,手笔之大真不愧是宇智波少爷,他这是打算按照婚宴的规格搞?




整个礼堂的被带土搞成了水晶动物园的样子,地上天上墙上都装饰着亮晶晶透明的动物模型,灯光照射下闪得不行,这些动物旁边摆着很多个相框,从不同的相框角度看过去这些装饰呈现不同的姿态,就像被相机瞬间定格。




“喜不喜欢?”带土紧张的观察卡卡西脸上的表情生怕他有一丝不悦“不喜欢?”




“喜欢、喜欢。”卡卡西觉得他要是说不喜欢带土就要报警了,这个场景是按照他们所规划的未来为蓝本做的吗?




……倒是很有他的风格。




“我们去后台等他们来吧。”带土握着卡卡西的手两人跑到礼堂中间的舞台后面,看着嘉宾们陆陆续续的进了会场,宇智波一族的要人几乎全员到齐,还有对卡卡西很照顾的亲戚,和两人关系都很好的商界朋友全来了。




卡卡西一想到一会儿要在这些人面前上演羞耻戏码,就感到头皮有点发麻,别人也就算了,带土打算怎么在他家族人面前解释?股权纠纷扯不清楚他们真的能让他俩在一起么?




到了宴会举办的时间,带土穿着一身礼服主持宴会,这家伙往年一直在这样的场合里呼风唤雨,让卡卡西非常质疑一年一度的九月十五日到底是谁的生日。




“今天是我重要的对手,旗木财阀的董事长,旗木卡卡西少爷的生日。”带土拿着手里那张演讲稿纸演出夸张的吃惊表情“旗木少爷说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要在这里对大家公布呢,到底是什么呢?!好紧张好紧张!快请旗木少爷为我们揭晓吧!”




卡卡西很想打他,他忍住了,换上了标准职业标准笑容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对着台下的所有人清了清嗓子“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今天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天,我的好友为我策划了这样一场盛大的宴会,邀请了这么多重要的嘉宾,在这里我想对大家宣布,我要对场内的某位心仪很久的对象求婚。”




场下哗然一片,主持人带土先生也惊讶得合不拢嘴“这真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旗木少爷,你愿意告诉大家,到底是哪位如此幸运的女士获得旗木少爷的青睐?”




卡卡西更想打他了,这家伙是不是因为不能演戏整个人特别有表演欲望?




“其实…”卡卡西绅士的握起了带土的手“并不是哪位女士,带土,你愿意跟我共同度过接下来的人生吗?”




旗木少爷觉得自己真情实感表白的能力已经被带土大少爷给磨没了,说什么都特别套路特别假,但台下的所有观众都被他撼动了,台下还有热情的女性讲解员负责讲解“我的妈呀相杀二人组相爱了扶我出去歇歇”“30年恋爱长跑藏得好深”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作为被求婚对象的带土此时此刻倒是看上去悠然得不得了,他搭在旗木少爷的肩膀上叹息道“旗木少爷的深情我都懂,可是我是宇智波财阀的现任首席执行官,我的家族不可能同意的呀——怎么办呢。”




台下宇智波家的主要成员们脸都绿了,鼬手握拳装作假咳嗽挡住嘴笑了好一会,富岳愤怒的像要喷出火来,美琴很担心的看了看带土,又很担心的看了看卡卡西半天没说话。




“我要是接受了旗木少爷手上的这枚戒指后果可严重了…家里的大人物们明天就会冻结我手上的所有资源,然后人家就要从宇智波家滚蛋了呀。”带土一脸遗憾“怎么办呢…”




“不过不用担心。”带土趴在卡卡西的肩膀上冷笑了一声“当他们今晚回去想要这么操作的时候,就会发现权限已经不在他们那里了。”




“谁是真正掌权的人,就让长辈们今晚回去花一点时间好好思考思考,小动作嘛谁都会?”




卡卡西看着宇智波家众位有些震惊得呆住,有些气得要冲过来打人,更多的是脸色难看,心想这家伙一小时前对自己说过些什么来着?[我天生愚笨配不上卡卡西?],他这是在开玩笑吗?这手腕这冷血程度,带土大少爷不愧是带土大少爷……




这算是正式翻脸了吧,宇智波家一干人等气得宴会没结束就大军离场,剩下的人也颇为尴尬,除了有些实在熟的真心祝福了一番,其余大多数人在晚宴结束后就赶紧逃离了会场,不知道这个大新闻明天能不能上H市头条……




人走得干干净净,带土和卡卡西两个人挨着坐在舞台前面那一排椅子上,卡卡西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带土大少爷你还真干得出来啊?”




“那可不是。”带土往卡卡西肩膀上一靠“欸,戒指呢,戏演完了现在也该给我戴上了吧?”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卡卡西才发现原来带土给他的戒指还在自己口袋里呢,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打开,里面是个和他手指上戴的那个一模一样的戒指。




“真可惜你那个真的摘不下来了,否则真想重新刻个字进去啊。”带土感到非常抱歉的说。




“反正摘不下来又看不见里面。”卡卡西从盒子里取出戒指看着它发了一会呆。




“怎么了?”




“没什么,就觉得挺不真实的,你不会突然跟我说[旗木少爷你又上当了]吧?”




“把戒指戴上吧,摘不下来,旗木少爷一天到晚看着它也会觉得自己上当了吗?”




“……”卡卡西欲言又止“…带土我……”




“别磨磨蹭蹭的了”带土在身前这个人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来吧。”




带土伸出左手放在卡卡西的面前,卡卡西托着它,把指环缓慢的套进了指根处,带土把左手抽回来拧了拧戒指“倒是不紧…”




两人双手紧扣又坐了一会儿沉默不说话,半天卡卡西突然开口“还没正式去过我家吧?”




确实,虽然上次在楼顶粗暴空降,带土倒也没正式被邀请去过卡卡西家。旗木少爷性格比较寡淡,那传说中超高规格的空中庭院建好以后,这个世界上可能除了旗木少爷本人之外只有清洁工维修工进去过。




这个神秘的领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真能进去一次啊,而且这个邀请当然不止是“参观旗木少爷的家”这么简单,虽然没说出来意思很明确了,要知道带土“邀请对方参观自己家”直接连“参观”这个环节都没有。




“啊……嗯。”这个时候带土大少爷反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两人走到旗木财阀大楼里的私人电梯处,卡卡西做了个验证电梯才停在他们面前,两人上了电梯,电梯打开停在了一扇木门面前。






“…哇哦旗木少爷家好厉害。”带土一副乡下人进村的脸,这个地方和他家那个安静小窝风格完全不一样,一切都是自动的,卡卡西打个响指房间里各种系统就启动了,灯光室温自动调节,连灯光也是感应式,人靠近的时候变亮离开转暗。




说起来他上次来的时候楼顶花园浇水修建也都是自动的,这家伙到底有多懒?




“主卧室在楼上吗?”带土纯粹只想问问,看到卡卡西失神了一瞬间才瞬间反应过来这话问得太直接了,直接得好像就是那个意思一样。




“嗯,我带你去。”主人在前面领着,带土乖乖在后面跟着,连半层楼梯都是自动的直接送到了二楼,卡卡西的房间整齐得和酒店一样,带土敢保证如果他拿尺子去量一下,会发现铺在床上的被子垂下来的部分和地面的距离每一个角的差异不超过2厘米。




“再往那边走就是花园了,玻璃走廊在那里。”卡卡西指着卧室旁一条路说道。




“嗯”带土从身后抱住了他两人倒在床上,那天如果能砸烂那个玻璃他早这么做了,要忍耐,能等到今天也证明忍耐是有意义的。




虽说是抱着同样的身体,旗木少爷的反应很僵硬,如果是小情人斯坎儿此时此刻早开始撩了,结果他俩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抱着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也没动作。




“你是不是很紧张?”带土担心的问。




“你在期待什么?”卡卡西安慰的拍了拍大少爷的背“我可不会把演技保留到这个时候了。”




“……之前热情如火都是装出来的?”带土一副世界快要崩塌的表情“真的假的?!”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旗木大少爷一脸严肃的告知他。




“不退。”带土把脑袋埋进卡卡西的颈窝“绝对不退。”




带土攀上去亲了卡卡西的脸颊一下,在作为斯坎儿的时候他们几乎不交流相互的事情,而跟旗木少爷更别提谈情说爱了,现在终于能面对面好好聊聊,比起一会肯定要做的那件事情带土更想知道更多的,旗木少爷自己的事情。




“其实那天在赌场……我是说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只是让老板打了个招呼你不来也没关系,为什么要来啊?”




“…那天其实。”卡卡西移开了目光“去找你并不是为了…那样。我去那里的目的和你一样,是准备调查一下赌场经营情况的,因为好玩就变了个装结果你竟然没认出来。那时候我去找你,进屋前还想着要不要跟你交代一下身份。”




“开门之后……”卡卡西好像很不想往下回忆“你那样站在门口……”




“我哪样…”带土回忆了一下,那天他好像就穿了个浴袍下面光的,一心一意想打炮能撩就撩了,说真的这倒也没什么就是日常的约炮狩猎姿态,但这种姿态家里的旗木少爷确实没见过就是了。




天,这么说来还是他一开始先撩的卡卡西啊?




“总之那晚后来就那样了,原本打算就让这件事没发生过就这么过去,结果你总和我提。”




带土心想他们这么乱七八糟的开头最终真能在一起也真是个奇迹,想着想着越来越觉得这都是命,如果那时候卡卡西在门口就对他说出真相不跟他进屋呢,他们这辈子是不是就这么错过了。




“嗯”带土的手不规矩的往卡卡西的衬衣里伸,啊,现在是本人了呢,手指抚摸上他的皮肤,这触感好像和以前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以前的卡卡西总是推开他拒绝他,现在他安静的躺在这里,用他很熟悉的,深爱着的目光注视着他。




明明已经无数次了,简直犹如第一次一样紧张,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带土心想自己在干嘛呢,简直跟搞什么仪式似地,卡卡西躺着也不动就看着他,让他一瞬间有了很想逃的冲动。




“卡卡西。”他凑进对方的嘴唇舔了舔,咬住唇瓣往里灌自己的气息“主动点嘛,会很舒服的。”




说得好像这位长期床伴不知道主动点会很舒服一样。




“说了很无趣的啊。”卡卡西帮带土一颗颗解开他衬衣的扣子,小麦色的肌肉在白衬衣之下被剥了出来,他有些乱的黑色短发,沉重的呼吸声,通红的脸颊,只尝一口就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味道,可是每次带土像这样把他按在床上,他还是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仔细想想斯坎儿这个人格也不能说完全是演技,只能说真情流露放飞自我程度比较高,这点带土迟早还是会发现的吧?




“我在想”持续手活身上浮出细密汗珠的带土大少爷吐着热气在他耳边说“人嘛,都是追求快乐的对不对。”




“快乐的时候人的表现肯定都是一样的对不对?”带土咬着他的耳垂轻声说“高潮的时候。”




卡卡西看着带土,他潮红的脸上流露出兴奋的神色,他每次发现他身上一个新的弱点,或者找到有趣的新玩法,就会是这样的表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带土眯着眼睛盯着自己身下的猎物,对着早已熟悉的身体弱点进攻了下去。








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卡卡西觉得身体还在承受范围内,声音却已经沙哑了,他想想要是这样的状态去上班又不知道要有多少八卦新料到处传,想想还是坐到带土身边等他醒来。




半睡半醒之间带土握住了他的手,不一会儿带土大少爷也醒了,靠在爱人的身上就像一块粘糕一样赶不走,卡卡西推开了他说“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带土大少爷好奇的看着卡卡西在他的衣柜里翻了半天,翻出了一个塑料包装袋,他把那个包装袋打开,发现里面是一条裤子,这个尺寸明显不是卡卡西的,带土想了一会,抽了下嘴角。




“这东西你还留着啊?”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斯坎儿穿走的那条裤子吗……




“留个纪念不好吗?”卡卡西往带土身上一靠“毕竟是重要的水晶鞋啊。”




“敢情旗木少爷您还觉得我才是灰姑娘啊?”




“旗木少奶奶说的很对啊。”




“你怎么又占我便宜呢?”




“不能?”




“……能。”








两人一边调笑着一边整理出门,卡卡西曾经一直无法想象他和带土一起生活会是怎样奇怪的画面。




原来,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就好。






感受得到爱,很幸福。
















Fin



 
评论
热度(798)
 
回到顶部